风也来雨也来 天天来 傻小伙把我家当成逍遥窝

时间:2022-05-01  点击次数:   

  张先生这些天遇到了一桩怪事。一个傻小伙儿不知道为什么,愣是把他与朋友们在怀柔区雁栖湖边上买的一农家小院,当成了自己的逍遥窝。从今年6月到现在,傻小伙儿天天准时到小院“下榻”,还将屋中物品拿出去变卖。直到张先生等人发现了他,该小伙仍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地来得更勤了,甚至大白天也敢大模大样地登堂入室,搞得张先生哭笑不得。

  2002年张先生与几个朋友一起在怀柔区雁栖湖边上买下一农家小院,闲暇之余就去那里小聚。由于当地民风淳朴,他从来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

  今年7月,张先生再次去该农家小院度假时却发现——屋里的24英寸电视机没了,微波炉、进口电饭锅等生活用品接连不翼而飞,门锁也被人弄开了。他向周围村民打听,得到的答复让他大吃一惊:自今年6月以来,一到晚上,小院里就透出灯光。很长时间里,村民们都以为是张先生的朋友住在里面。

  知道小院里进了“贼”,张先生与朋友们商量后,加固围墙、更换门锁,希望这个“贼”能够知趣,不要再来捣乱。

  8月15日,当张先生再次来到小院时,眼前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不仅屋子里值钱的东西被席卷一空,屋子外面还有被火烧过的痕迹;窗玻璃和门锁再次被砸碎、撬开;门前种的花草全都被烧得漆黑;屋里到处都是血迹,而一个青年在他的小院里长跪不起。问他家里情况他什么都不说,只是一味地傻笑。在屋内卧室的桌子上,横放着一把菜刀,小伙子正是用菜刀割伤了自己的手腕。

  村民告诉他,8月10日上午10时左右,他们听见张先生的小屋里传来稀里哗啦的碎裂声,闻声赶去,看见屋里已一片狼藉。一个浑身肮脏、衣衫褴褛的青年一边砸东西一边傻笑:“让你换锁,让你换锁,你不让我住,谁都别想住!”村委会主任去报了警,该青年被送到了怀柔区派出所。可没想到当晚10点左右,该青年又回来了,仍住在张先生的小院里。

  张先生告诉记者,自从发觉院里进了“贼”,他于8月15日回去时就多邀了一些朋友,没想到正碰到这戏剧性的一幕。从谈话中张先生感觉到,小伙子的精神有问题,于是他也不想追究,只希望其赶快离开。

  开始,张先生曾经让小伙子走,但对方只是跪着傻笑,无论怎样问都一言不发。后来张先生拿出100元给小伙子,希望他拿钱后走人,没想到小伙子开口了:“我不能拿你的钱,拿人家钱是不对的。”并声称自己有钱。让张先生与他的朋友们忍俊不禁的是,小伙子居然承认“自己”的钱就是变卖张先生家里的电器所得。张先生以此质问小伙子是否知道自己错了,小伙子却振振有词:“我所卖的电器是国家造的,得的钱也是国家给的,花国家的钱是应该的。”

  张先生告诉记者,为了让小伙子离开,他的朋友曾踢了对方两脚,“其实也没使劲,害怕出事。”但小伙子却坚决要留下来。无奈之下,张先生报了警。但当天晚上,被警察第二次带走的小伙子又回来了。村民曾经赶他走,他却趁着夜里没有人,从后院翻进屋里。张先生当天并没有住在院里。

  昨天早晨9时30分,记者与张先生一同赶到了怀柔的这个农家小院。果然如张先生所言,一进院门,记者就看到一片狼藉。围观的村民告诉记者,在和傻小伙的接触中,他们断断续续知道,该青年来自内蒙古,自称已25岁,是和父亲闹别扭后离家出走的,原因是父亲妨碍了他谈恋爱,导致他精神错乱。

  当记者和张先生准备离开时,正碰到小伙子手里拎着一个大背包向小院走来。他见有人注意他也不以为意,而是索性坐在院门口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大饼、苹果、桃子开始午餐。记者走过去一看,背包里还有十几个大饼,足够一个人吃好几天。记者问:“你从哪里回来?”青年回答:“从我弟弟那里。”他还说出了其弟弟的名字和电话。张先生告诉记者,别看这个青年傻,其实还是很有心眼的,平时民警问这些问题,他都不会回答。村民后来证实,8月17日晚确实有一青年开轿车将傻小伙接走。

  可能是记者的提问影响了对方的食欲,在记者面前,他一直在摆弄手中的苹果,大饼则一口也没有咬。

  张先生随后带记者赶到当地派出所。孟警官告诉记者,其实该青年曾被他们“抓”过三次。除了大闹张先生的农家小院被抓外,还有一次是在一个多月前,因其拿着张先生的存折去取钱,被银行员工怀疑其偷窃,送进了派出所。

  记者还了解到,傻小伙在该派出所已是“知名人士”,很多民警都知道他的“传奇”。多次打交道后,民警们也知道了他叫郭某,来自内蒙古,可能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开始他们怕他找不到家,特意询问其住址,没想到小伙子记得非常清楚。然而民警按着他说的地址送其回去一看,却正好是张先生的小院。民警曾问他怎么不进去,他还有些腼腆:“等你们走了我就进去。”

  韩警长哭笑不得地告诉记者:“后来,我们对他进行了一番教育,告诉他住别人家里是犯法的,砸人家家里的东西更是不对的,让他赶紧回家。可谁知放出来后他又住到那里去了!”

  昨天,按照傻小伙提供的电话号码,民警拨通了一部手机。电话中,一青年承认他是傻小伙的弟弟。他告诉民警,他知道哥哥的住处,但因为现在自己有事情,无法出面将哥哥送回家。在民警与其沟通后,他同意于今天上午到派出所协商解决此事。

  离开派出所,张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尽管小院被搞得乌烟瘴气,但面对一个傻小伙,他并不打算索赔,只希望对方赶快从他的小院中消失,“否则下一个疯掉的就是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