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原副部長何亞非:全球治理體系進入“棄舊迎新”的歷史階段

时间:2022-05-08  点击次数:   

  “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廣度和深度均史無前例的嚴厲制裁,俄羅斯也採取了一些反制措施。從國際社會及其全球治理體系正常運轉的角度看,此輪制裁與反制裁可以説是動搖了全球治理體系的根基。”外交部原副部長何亞非在近日舉行的人大重陽全球治理論壇(2022年春季)上如是説。以下為演講全文。

  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廣度和深度均史無前例的嚴厲制裁,俄羅斯也採取了一些反制措施,以抵禦美西方全面制裁對俄造成的政治、經濟、金融、文化諸多領域的重大衝擊。美西方與俄羅斯的制裁與反制裁是地緣政治、地緣經濟大國博弈的雙刃劍,對美俄關係、國際格局、世界經濟金融、全球治理體系的影響難以估量,需要冷靜分析評估,趨利避害,謀定而後動。

  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是冷戰的延續和擴大,試圖置俄羅斯于死地,徹底打垮俄羅斯。冷戰結束後,美國步入“moment of singularity”的單極世界,認為政治制度競爭的“歷史已經終結”,美國完美勝出。

  然而,美國對俄羅斯依然不放心,儘管俄羅斯一再向西方示好,而且在兩德統一時美國對北約不東擴有過口頭承諾,冷戰硝煙還沒散盡,美國便著手積極推進北約和歐盟雙東擴,自此至烏克蘭試圖加入北約,北約東擴已經進行了五輪。這裡不去評論俄烏衝突的是是非非,而是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待此次俄烏衝突的發生,特別是隨後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進行的“史詩級”制裁,這種制裁的縮小版過去只用於針對種族主義的南非和羅德西亞,大國之間極少使用,因為一旦啟動,兩國關係就無法挽回。

  美西方的制裁自然源於俄烏衝突對俄進行政治、經濟、金融懲罰,但是制裁範圍與烈度遠遠超過通常做法,甚至不惜動用“大殺器”逼俄就範,這就不得不令人想到應該還有更深層次的戰略考慮。

  美國認為,冷戰雖然把前蘇聯解體了,但俄羅斯作為前蘇聯的繼承者並沒有在地緣政治大國博弈中銷聲匿跡。相反,在普京領導下,俄羅斯從崩潰的邊緣逆流而上,恢復了元氣,並再次在中東、歐洲等地區對美形成威懾或者“唱對臺戲”,成為美國的“持久對手”。自特朗普政府以來,美國把俄羅斯與中國並列鎖定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冷戰思維依然在主導美國的對外戰略,特別是對“主要戰略競爭對手”。這次美國從道義制高點出發,帶領西方國家包括日本,對俄實施了扼殺性的制裁,目的恐怕不完全是為了結束俄烏衝突。衝突一旦談判解決,美國是否會立即解除對俄制裁,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以及俄羅斯的反制措施可謂史無前例,尤其是將俄羅斯七家主要銀行踢出SWIFT系統,就是所謂的“金融核彈”,而俄羅斯則宣佈對“不友好國家”的能源貿易必須用盧布進行交易。

  從國際社會及其全球治理體系正常運轉的角度看,此輪制裁與反制裁可以説是動搖了全球治理體系的根基,本來屬於“全球公共産品”以SWIFT美元交換機制為代表的金融體系,現在被“武器化”,搖身一變成為“載有核彈頭的精確制導巡航導彈”。

  俄羅斯自然被炸的體無完膚,但是從全球治理體系的未來考慮,難道這不就意味著現有治理體系終結的開始(beginning of the end of the global governance system)嗎?美國儼然就是好萊塢大片中的“終結者”(Terminator),手持大殺器,所向無敵。其實,一旦本來就已搖搖欲墜的現有全球治理體系開始崩潰,所終結的恐怕就不止是治理體系那麼簡單了,二戰結束以來的雅爾塔國際體系,乃至更久遠一些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亞條約建立的圍繞尊重國家主權的國際體系,是否也進入“終結的開始階段”了呢?

  接著要問的問題是:現有全球治理體系乃至國際體系一旦大壩決堤,而新的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顯然不可能在短期內形成並取而代之,那麼在如今日益多極、無序、混亂的世界裏,經濟全球化還能否繼續、持續70多年的總體世界和平能否得以維持?也就是説,和平與發展這個時代主題將受到嚴重的挑戰,這是具有方向性的大事,如何應對?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處於初期、進入加速發展期。看來不幸言中,而且變局的速度和廣度遠遠超出各國的想像。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進入“棄舊迎新”的歷史階段,這個階段將延續相當長時間。總的講還是機遇與挑戰並存,但是挑戰和風險同樣是“史無前例的”。

  美俄制裁不斷升級,除了之間戰爭,其他手段幾乎窮盡,無所不用其極,其對國際體系和全球治理體系的傷害是致命的。正所謂“殺敵一千、自傷八百”,而“collateral damage”(附帶傷亡)更是難以估量。如今世界已經不是“美國的世界”,美國一家説了算的時代也走向末路。國際關係民主化、國際事務應該大家商量著辦,不能由一兩家説了算,已是歷史潮流和趨勢。俄羅斯是被制裁的主要對象,但是哪個國家沒有或多或少被美國制裁過呢?現在的局面恐怕會使得許多國家去思考接下來怎麼辦的問題?美國的“長臂管轄”和金融制裁屢屢得逞、屢試屢爽,在維護其霸主地位時肯定會變成“常規武器”,拿來便用。這種拿國際體系當兒戲的做法,到頭來必然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美和西方國家如此不顧不管的對俄全面制裁,以及俄從能源和糧食兩面切入予以應對、進行反制裁,這對在疫情衝擊下已陷入深度衰退的世界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從股市債市跌宕起伏、美元資金大幅回流、金融風險倍增,到能源和糧食價格暴漲引發能源和糧食兩大危機,世界經濟和金融險象眾生,隨時都可能觸發金融和經濟危機。

  而且,由於能源和糧食與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國家的經濟發展密不可分,兩大危機一旦生成並蔓延,會在新冠疫情基礎上,觸發一國內部和國家之間在社會層面的動蕩和對立。

  其次,全球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網路安全等非傳統安全威脅的共識剛剛開始形成,尚未鞏固,能源、糧食危機給各國人民的危害,加上兩大危機必然會導致經濟和金融危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獨善其身,全球共同應對這些挑戰的共識將蕩然無存,迄今做出的艱苦努力,也很可能付諸東流。試想在地緣政治博弈競爭佔據國際政治主流的時候,誰還有心思、還有可能去尋求大國合作,攜手應對全球挑戰呢?“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美國等國家是真的不懂,還是置若罔聞?難不成是為了戰勝“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希望國際社會能夠靜下心來,認真思考這些關乎世界各國前途命運的重大難題。世界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這幾十年的深入發展已經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高度融合、互聯互通的“地球村”,各國命運休戚與共。在“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全人類共同價值指引下,各國擱置分歧、摒棄冷戰思維,樹立真正的多邊主義,以人類和平發展大局為重,一起用實際行動來維護世界和平、經濟繁榮,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不二選擇。這也應該成為各國制定政策的唯一標準,與之相符的堅定不移的推進,與之相悖的毅然決然的放手。總之,無論做什麼,要利人利己,不要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