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軍人張大志:用智慧和汗水喚醒沉睡的土地

时间:2022-05-09  点击次数:   

  20多年來,退役軍人張大志和他的團隊用智慧和汗水,把沉睡的鹽鹼地改造成萬畝良田,讓千年未耕之地收穫豐收的喜悅。

  在張大志辦公室裏,有一張1998年全國抗洪搶險表彰大會上的合影。他是受表彰的個人中唯一的退役士兵。

  1998年夏天,嫩江、松花江流域遭受百年不遇的洪澇災害。那時,張大志已脫下軍裝8個月。看到洪魔在黑土地肆虐,廣大戰友奮不顧身搶險救災時,他不顧家人反對,毅然趕到嫩江抗洪一線,參與搶險救災。

  “嘴皮子都磨破了,好不容易才讓我加入,畢竟那時候我已經退役8個月了”,張大志目光中的堅毅,讓記者看到一個老兵的使命與擔當。

  連續25天奮戰在大堤上,雙腳潰爛仍不下火線,抗洪救災結束後,張大志被表彰為“全國抗洪模範”,在人民大會堂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當時,身為農村籍退役士兵的張大志,並不符合指令性安置條件。但因在抗洪搶險中表現突出,家鄉松原市特事特辦為其安置工作。當組織徵求安置意向時,他出人意料地選擇了前郭縣達裏巴鄉農業站。

  在許多人眼裏,這並不是個明智的選擇。而張大志説:“搶險救災,是我一個軍人該做的,我不能拿這個經歷當資本向組織伸手。我是農民出身,黑土地就是我的人生舞臺,離開土地我心裏不踏實。”

  張大志最鍾愛的顏色是綠色。他不僅愛軍裝的國防綠,也愛暈染在廣袤天地間的田野綠。正是這種執念,促使他開啟了另一段人生征程。他説:“作為一名農業科技工作者,守住這塊希望的田野,就像軍人守護祖國的領土一樣神聖。”

  2009年,為響應吉林省政府“輪崗創業”號召,張大志放棄安穩的工作,成立一家農業服務公司,走上創業之路。

  “農業是陽光事業,金子般的事業,黑土地是能長出‘金子’的。”他給公司取名“金陽光三農服務有限公司”,依舊幹著老本行。

  鄉親們在這片土地上打拼了一輩子,為啥依舊不能擺脫貧困?這是張大志創業之初苦苦思索的問題。

  “發展農業,科技是根本。”他積極向農技專家請教,學習更深層次的農業科技知識,深入田間地頭給農戶做指導。7年間,共服務農戶2000余戶,測土配方施肥面積5000公頃以上,糧食增産250余萬公斤,直接為農民增收300余萬元。

  終日奔波在田間地頭,張大志一天能走20公里路,真正做到用腳步丈量土地。他指著自己稍顯內八的腿笑著説:“我當兵時可是標準的身材,這些年走田埂硬是走成了‘羅圈腿’。”

  談起企業名字為什麼有“服務”二字,張大志説:“國家出臺的三農政策具有極強的科學性指導意義,我們就是要緊貼三農政策,服務農業、農村、農民,回饋家鄉父老。”

  經過不斷努力,公司在松原市四縣一區打響了名氣。公司在發展壯大的同時,不斷引進農村專業人才和先進技術,經常組織農技專家給當地農戶進行免費的技術推廣普及,讓農業生産資料直接服務到田間。

  東經1236’,北緯4359’,松花江與嫩江在此交匯,沖積出美麗的松嫩平原。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查幹湖,猶如一顆明珠鑲嵌在松嫩平原上。

  2018年9月26日,習總書記來到查幹湖,了解生態保護情況。他強調,綠水青山、冰天雪地都是金山銀山。保護生態和發展生態旅遊相得益彰,這條路要紮實走下去。距離查幹湖幾公里的地方,就是張大志和他的團隊保護生態的“主戰場”。

  鹽鹼地的生態改良是公認的世界性難題。松嫩平原是中國重要的糧食主産區和商品糧基地,同時也是中國最大的蘇打鹽鹼地。在查幹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南部,有千余公頃的不毛之地,是世界三大蘇打鹽鹼地之一。

  望著千年未耕之地,張大志心裏盤算,如果把這些土地改成良田,將會解決多少人的口糧問題?

  2012年,他在這裡流轉了200公頃鹽鹼地,建設“查幹新谷生態農場”。當地民間有句俗語:“鹽鹼滷水硝,誰種誰得”。當張大志決定承包這片重度鹽鹼地時,很多人都認為他是在“瞎折騰”。

  頭一年顆粒無收,賠了幾十萬。但張大志沒有氣餒,繼續投入,結果還是賠。多年與土地打交道的張大志知道,鹽鹼地改良之所以很難成功,就是因為見效週期太長,少則三五年,多則七八年,很少有人能堅持下去。他就是不信邪,和這片鹽鹼地杠上了,“有地不能種就是浪費”。

  買地建房,修渠打井,鉚在田間地頭,憑藉在農業站積累的鹽鹼地改良經驗,與專家們一起反覆試驗。歷經4年時間,張大志和他的團隊摸索出了5S鹽鹼地“以肥壓鹼”土壤鹽鹼改良方法。

  “根據本地的土壤實際,在肥料使用上,我們採用先改良、再修復的方式,提高土壤肥沃能力和微量元素供給能力。在鹽鹼嚴重地塊採用以肥壓鹼、大水沖洗、養地培肥等方法,産出的水稻第一年就可以達到有機標準……”談起鹽鹼地改良,張大志言語間透露著無盡的喜悅。

  千年鹽鹼地的成功改良,讓張大志聲名大振。2016年,他被吉林省科技廳聘為鹽鹼地改良“科技特派員”。鹽鹼地經過綜合改良,水稻當年畝産就達250公斤以上,既縮短了有機認證時間,又減少了鹽鹼地長期的高額投入。

  可為了這個結果,張大志幾乎傾家蕩産,前期個人積累的700多萬元全部投進去不説,還欠下300多萬元外債。

  “點燃一盞燈,照亮一大片。”查幹湖鎮女民兵華淑媛感慨地説,“大志把該交的學費都交了,後面的人都是免費上學。”在張大志的鼓勵下,華淑媛不僅獨立承包了450畝鹽鹼地,還建起家庭農場,同時發動100多位農民承包鹽鹼地,成為遠近聞名的致富帶頭人。

  退役軍人臧克明最早跟隨張大志研究鹽鹼地改良。創業單飛成功後,他也發揮輻射效應,深入田間為農民提供技術服務,成為名副其實的土地改良專家。

  華淑媛和臧克明只是張大志眾多學生中的代表。這些學生,又成為更多人的老師。他們把鹽鹼地改良的成功經驗傳播到一村又一村,一鄉又一鄉,一縣又一縣,鹽鹼地改良面積擴展到3萬多公頃,為國家節省鹽鹼地改良資金數千萬元。近年來,他們帶領農民開創了“公司+合作社+基地+農戶”的運營模式,合作社訂單數從最初的150余公頃增加到目前的500多公頃,每公頃産量從剛開始的3500多公斤增長到現在的6000余公斤,2000余戶農民因此受益,僅2020年就有300多戶農民集中脫貧。(吉林省退役軍人事務廳)